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科学玄幻  »  淫术炼金士 更新第十三部~十五部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淫术炼金士 更新第十三部~十五部
第三章 海外剑相信亚沙度毕生最成功的投资,就是他手上的『恶梦之剑』麦基迪,红月受到磁场影响而下堕,静水月再厉害也无有办法。露茜已逾了召唤时间,黎斯龙又被大群人围在树下,大家只能眼净净看着亚沙度抢走旌旗。「哈哈哈哈...兄弟,我先行一步了!」亚沙度大笑一声,已经张手抢旗。「嘿嘿嘿嘿...兄弟你是否高兴得太早?」我阴侧侧地奸笑,正当亚沙度的手离黄金旌旗只有几寸时,旌旗突然自动从树丫飞出,就像被幽灵拿着似的在空中飞走。煮熟了的鸭子居然会飞,亚沙度的表情跟屎一样。黄金旌旗飞到另一棵树上,那 正盘踞着一只水牛般巨型的蜘蛛。明知此处是兵家必争之地,比我先行一步的缚妖蜘蛛早就来到这 等候着。「亚梵堤!接着我!」正当我为自己的完美策略而陶醉时,一把熟悉的声音从树顶传来,赫然是从高处掉下来的静水月。「不要!啊!!」任我怎幺喊叫都没用,静水月头下脚上地冲下来,跟我眼神对眼神,嘴巴对嘴巴,十足小说的浪漫情节一样。可是接下来一点也不浪漫,走避不及的我额头传来激烈巨痛,竟然跟静水月头撞头地碰在一起。我们像滚地葫芦般抱在一起打滚,其他选手没有一点同情心,全都扑向缚妖蜘蛛的方向。头晕转向的我听到静水月娇叱,道:「笨蛋,接个人也接不住!你看我的额头起了个瘤,很痛啊!」我努力爬起来,看到她额头只是肿胀起一小块,忍不住怒道:「妳练了几年铁头功啊?妳看看我啊,我头破血流,成块面都是血呀!」我额头的血起势涌出来,刚才跟亚沙度的决战都没有这幺伤......就在我和静水月互相指骂时,一道金光阻断了我们,我才惊觉缚妖蜘蛛早已消失,亚沙度、黎斯龙和其他选手皆被全数击退。借着少许月光,仅见此人身材高瘦,长着短鬚,梳陆军妆,权骨高隆,身穿着一件大红长袍,手握一把金光闪闪的长剑,铁塔般屹立树梢上。跟龙煞同一级数,珍佛明的大剑圣.高安东!我忍不住盯着静水月怒道:「妳不是解决他了吗?」静水月杏眼圆睁,说:「啧!你的二哥也生绷活跳,你有什幺资格说我?」「妖!累事!」说毕我已找起了马基.焚,静水月握起了红月,一同向高安东方向大刀阔斧地抢攻。我跟静水月出奇地有默契,她望我一眼后将红月横放,我想也不想就踏上刀背,她用力一抛将我抛飞至高安东头顶,而她自已则从下方夹击。高安东冷冷一笑,用脚跟轻轻一挑,将黄金旌旗踢到他后方的空地上,就在这时出现了一个使全部人愕然惊讶的情景。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,突然凌空多出一条手臂来,将掉下来的黄金旌旗抓个正着,手臂向后一收,旌旗就在我们眼前消失于空气之中。各人惊异了一剎那,反应最快的竟是亚沙度,他气急败坏地大叫道:「是隐身魔法!」难怪静水月找不到索瓦德这只小乌龟,原来他用了隐身法术潜来,最后派出高安东强抢黄金旌旗,这不失为一个万全之策。高安东发挥出大剑圣的战力,他看出静水月的强大破坏力,长剑毫无犹豫朝下迎击红月刀,另一手的长袍诡异地捲向马基.焚,就似旋涡般将我的配剑吸扯进去一样。刀剑交击竟没有发出声音,静水月花容失色,她被高安东的剑动带,打横飞到远远的暗处,高安东面无表情地顺势一剑刺过来。暗叫不好,一时之间我变成独自面对高安东。高安东是个善于借力打力的剑术家,他刺向我的一剑看似轻柔无力的样子,可是我却不敢这样想。从笨蛋静水月刚才面容扭曲被打飞的情况推断,这一剑是借走了她的力量,再加上高安东的力量结合而成,威力大得无从估计。但最要命的却是马基.焚被牵制住,在如此劣势下就算龙煞也无法应付。生死一线之际,我做出了连自己也意料不到的事情。「出来吧,盐火陀螺!」暴喝一声,盐火陀螺从剑上被召唤出来,将高安东的长袖子急速焚烧化解了牵制。与此同时,我像鲤跃龙门般曲体旋转,马基.焚吐出黑色火焰,跟高安东的一剑拼个正着。金光黑焰爆发,高安东终于被击退,当他站隐地上后,皱起眉头凝视被烧掉的左袖,我倒跌地上仍要打两个翻滚才能坐稳。就在我想对策之际,热力和魔力从侧面传来,早有一个死傻仔忍不住施魔法,我急急叫道:「白痴,别放魔法!」趁我和高安东交手之际,亚沙度以正统魔法师的标準速度念咒,举起了左手向着索瓦德藏身之处发动火球术。黎斯龙则身先士卒,恃着一身武技向高安东硬闯,其他参赛者也都跟着他冲。可惜这群蠢货根本不了解高安东的底细,有传闻说他在珍佛明动乱时,曾经一人一剑攻克一座小城池,靠的是借力打力之法,越多人围殴他反而对他越有利,对他使用魔法更是自讨苦吃。初级火系魔法 - 火球术。听到我的怒吼,亚沙度和黎斯龙微微愕然,高安东却已发出长笑,主动扑向亚沙度的火球。我的心头冷了半截,想也不想就往一旁滚开,亚沙度和黎斯龙见我开溜逃窜,他们也有样学样的稍为后退,可是其余十多个选赛者已经涌了上去。高安东将金剑交到左手,只见他反手握剑,剑往后收,突然朝火球拖出一记反手剑法。剑术奥义 - 『反手破魔剑』!!火球瞬间缩小,最后化成纯红火焰缠着金剑,反过来向我们方向攻击,这一招正是高安东最强的奥义『反手破魔剑』。此招是反击技的一种,能将敌人的力量加剩自己的力量反击出去。在珍佛明见过这招的人不多,见过的人通通都丧命于此招之下,而高安东就是靠这一手绝技,在珍佛明像大闸蟹一样打横行的。火球术的威力再加上高安东的剑术,一时之间火光照遍小树林,火红剑劲席捲全场,错非我早一步趴到地上,再用防魔披风『夜星』盖了一盖,恐怕小弟的小命也不保。红光闪过后,多棵参天大树被削断,四周多处着了火,高安东面前只剩下十几只断脚踏在地上,正是刚才冲上前去的参赛者们,留在世上唯一的残骸。亚沙度半跪地上,嘴角流出鲜血,麦基迪则插入泥地内,泥土碎叶形成一个五呎的圆球包围着他。好小子,他居然懂得用高密度磁场硬撑过这一劫!「啊!!好热!救命呀!救命呀!」可怜黎斯龙没那幺幸运,他半边身着晒火,?哇鬼叫地在地上滚来滚去,他的伤势肯定非轻,但他逃过此劫都算祖先有灵了。我和亚沙度相视苦笑,站了起来面对高安东。想不到招亲大赛最后一战,跟我联手的正是我最不想联手的人,亚沙度大既也想同一样事情,叹口气道:「兄弟,我用麦基迪作牵制,你就用龙煞居合斩劈死他。」我甩一甩颈道:「啧,还用你教吗?」高安东将剑交回右手,以深厚的声音说:「『恶梦之剑』麦基迪,还有大剑圣.龙煞的居合剑法,高安东今天领教了。」「开始吧!」亚沙度话刚说完,他已向高安东死命直冲,同时挥动手上的麦基迪,而我则握上了剑柄闭起眼睛,默默计算他们之间的距离。二十步、十五步、十步、五步......亚沙度快要跟高安东交手的一刻,我们同时动手。在某些地方,我们的确是兄弟没错,亚沙度并未照他的承诺牵制高安东,而我也没有出手支援他,我们分别向一左一右绕过高安东逃跑!「仆街仔,又坑我!」远处传来亚沙度的怒骂。「彼此彼此!」我已经懒得跟他吵了。高安东的面色十分尴尬,但他很快就作出决定,在我身后穷追而来。一道急风从我身旁掠过,赫然是浑身污秽不堪的静水月,她一脸兇相地挥动着大刀红月,喃喃自语说:「劈劈劈...劈劈劈...」哎唷,小月大暴走!相信高安东没时间应酬我了...才刚刚越过高安东,但在前路上却早见到另一大敌,尤烈特呆头鸟般站在山路之上等待着我们。亚沙度大喝道:「滚开,挡我者死!」「办不到,尤烈特奉命要将两位留下来。」尤烈特淡然笑说,他拿出召唤符咒抛向天空,化成了一个银白衣衫的金髮少女。这少女体态均衡,容貌端正美丽,有着一种令人形惭自愧的神仙气质,她双手拿着两把剑,一把是金色的长剑,另一把是乌黑色,成廿呎长的巨鉾。这少女的冷淡眼神,与及她手中的金剑我曾经见过,她就是在皇城边境行刺过我的『光之女神』天美。一波末平,一波又起,我到底何时才可以回家睡觉...尤烈特和天美同时出手,前者阻拦亚沙度,后者则向我击攻,虽然她没有杀气,但她的巨剑狠狠劈下来时,我晓得她绝对会置我于死地。幸好早从静水月身上学会面对重型兵器的经验,马基.焚避重就轻挑在巨剑之上,我也随之向后飘飞。另边厢亦短兵相接,可是尤烈特却受制于麦基迪的异能上,浦一交手已被亚沙度佔据上风。雷系中级魔法 - 雷暴术!在魔导士手中展放的魔法自非等闲,雷电从天美身上爆发,瞬间已变成雷电波浪,以吞食天地之势向我盖过来。面对广泛型的魔法我其实不怎幺畏惧,拉起『夜星』覆盖全身,外边雷暴的声音虽然响亮,但对我却一点伤害也没有。忽感不妥,我感到在雷暴术外另有一股更强的魔力波动。               第四章 一足失成雷暴潮退,我突然发现地上泛起点点光芒,天美飘浮半空默默唸咒,我才惊悉正处身于一个魔法阵当中。尤烈特闪过怜悯之色,他的手臂被画出一条血痕,但这个伤势换来挣脱亚沙度纠缠的良机。魔法阵已经成型,电舌在我身边四散激射,逼使我无法活动分毫,只能依靠『夜星』的防魔力保护身体。亚沙度见到我落难,再难掩饰大喜神情,笑着向索瓦德方向追赶,还传来笑声说:「好兄弟安息吧,清明重阳我一定拜你,哈哈哈哈!」妈的!眼看天美要使用高阶魔法,尤烈特也不敢逗留,他紧紧追在亚沙度身后,一方面为了阻止亚沙度夺冠,另一方面是避免殃及池鱼。雷系高级魔法 - 五雷轰顶!五道雷电打在空中,化成为一点电光,这点电光最后化成一道银柱,毕直地朝着我的天灵盖劈下来。没想到...我真的被五雷轰顶...电光柱打下来后四周尽变白色,整个睡仙森林被照得通明,相信就连远处的皇城也可以看得见。可是除了得个『光』字外,却没有任何爆炸或高热,原因全在于我面前的一件旷世神器...登登登登...『蟑螂牌』可携式避雷针!此避雷针以天山寒铁打造,净重七七四十九斤,绝无取巧搵笨,雷公再恶都奈你不何,吹你不胀,各位以后可以放尽心情去做阴损事,真正是送礼自用,居家旅行的必备道具!思春期内购买还有八五折优待,随针付送奥克米客亲屙的蟑螂屎一粒。一个字 - 『正』!顺利挡下五雷轰顶并不代表已经安全,天美是拥有神族血统的魔导士,她的魔力有多强大根本无法猜透。她面部没有任何表情,挽起那枝劲粗的黑剑劈过来,我深吸口气道:「以亚梵堤之名召唤,爆烈链球!」爆烈链球是我唯一的直接攻击魔法,就连巨龙也可以打昏。面对爆烈链球的攻击力,天美第一次出现人性化的表情,我却捕捉到一个似曾相见的眼神,超大量的火元素朝她的娇弱身躯喷发,山路上的石头泥沙尽皆烧溶。「亚梵堤你的魔法很有趣!」在万度高温之中传来天美的声音,下一刻我却见到远超我意料的事情,害我的眼睛差点跌出来。天美身上的衣物饰品没法挡受得住爆烈链球的热力,这位帝国排名第一的美丽魔导士,正一丝不挂的悬浮在半空,手上的两把怪剑还在冒着浓浓的轻烟,将她的雪白胴体衬托得更为动人。白嫩的皮肤,粉红色的乳头,金光闪闪的阴毛,充满女人魅的曲线,虽然她没有巨胸丰臀,但胜在十分平均优美,整体浑然天成。我毕生见过最美丽的女子,应该是淫魔一族的安菲及爱珊娜,与及纯魔族血统的迪丝斯。她们由头顶到脚趾,身上每寸肌肤皆充满挑逗力,是绝无仅有的稀世美女。可是我眼前赤裸的天美却不相同,她的气质跟魔族相差甚远,那是一种庄严圣洁、超凡脱俗的气质,一点淫邪的气味也没有,跟妖精族人有一点点相似,但却远胜于妖精族。这就是神族的女性?不知道天美是否有露体癖好,她大方地让我看个痛快,甚至连少少的面红或娇羞都没有,我当然是睁大眼睛拼命地看。慢慢我就发现,她望着我的眼神平静得吓人,蓦然产生一个奇怪的设想...她就好像在一只昆虫面前裸体似的,所以她才没有尴尬的理由。天美逐步逼近,忽然开口说:「你刚才召唤出来的是史莱姆?」我紧握剑柄,傲然笑道:「身材好,眼力更好,我的史莱姆还过得去吧?」天美说:「你的确甚具才华,最少我在悠长的魔法历史上,从来没见过如此方便的法术。我改变了心意,如果你向神明发誓效忠于我,我可以不计前嫌放过你。」如果对着普通人,我肯定立即发誓,反正我年中骗过无数女人,早就把发誓当吃菜。可是天美不一样,她是神族血统的半神人,在她面前向神发誓,好可能产生出不明不白的魔力效应。我默默衡量自己的状态及胜算。连爆烈链球也伤害不到这个光之女神,经过一夜大战的我,体力和魔力亦已经透支,即使服下过期春药或召唤吸精蜘蛛,也没有任何把握打赢她。我行了一个礼,笑道:「我可以称呼妳小姐吗?今晚能跟天美小姐邂逅真是太荣幸,我们下次再玩过吧。」无计可拖之下,我按动手上的魔法指环。这是大会颁发的指环,一旦发动将会遣返原地,但亦表示我已经弃权,本来我还想狙击亚沙度的说。就在我将魔力流进魔法指环时,指环突然粉碎,而我整个人则呆在当场,脑 不由想起赫鲁斯的贱样,一定是他做的手脚。好阴毒啊!天美看準了这个千载良机,同时挥动手上一对怪剑,淡淡说:「这对剑叫『皇道』和『霸道』,你的名字想刻在哪一把剑上?」那对叫『皇道』、『霸道』的金剑与巨剑,剑身上满是微细的雕刻,原来并不是花纹,而是剑主人斩杀的高手名字。两把剑化成了金色和黑色光芒,开山劈石般电射而来,我很清楚这招是避无可避的。「刻在狗牌上送给妳可以吗?」我的体力已达极限,这将是我今晚最后一次使用的四绝剑招。马基.焚发放黑色火焰,剑鞘皇弹出了精钢刀片,两把武器左右摊开,我缓缓一个旋步,发动久没使用的超级绝技。龙煞四绝 - 龙煞异剑斩!!异剑斩的剑式将我的体能强行拖入极限,耳朵内爆起巨响,身体冒出白烟,原本看不见的事物也变得清楚,在天美攻到的前一刻刚好踏入了音速,她原本快疾的攻击剎那之间停顿下来。黑焰点和银剑点散开,剑鞘皇击出五十五招,马基.焚刺出七十七剑,一百三十二剑全部洒向天美的身上。原本像乌龟一样慢慢前进的天美,她的面上第一次闪过嘲笑,嘲笑过后她的身影忽然消失。我这次真是吓得濑尿,要知道我已经越过了音速,但天美居然比我更快一线,半神人果然很可怕!异剑斩是讲究速度的剑招,一旦被别人赶过头就会完蛋大吉,天美用她那超乎想像的速度破去此招,而我的小命将要不保。勉强收回招式,将两剑交叉护在胸前,刚好接着一下巨大冲力,剑鞘皇的弹弓钢片粉碎,我被击得往后飞退,中途还撞上三次树干,禁不住口喷鲜血受到重伤。当我跌在地上时早已全身瘫软,想站起来也办不到,赤裸裸的天美则站在远处,以距离计算我最少被击飞八十呎以外。天美开始凝聚魔力,说:「游戏到此结束,再见了,小朋友。」血气上涌,我再吐一次血,脑袋天旋地转,意识快将消失,我勉强拿出召唤用的符咒,向着天美奸笑一记,施放出我的召唤目标。一个巨大的蓝色肥皂出现,在这个肥皂内坐着一条人鱼,她被召唤出来后立即打开嗓门唱出『摇篮曲』,而我也在同一刻昏迷过去......「主人醒了!主人醒了!」一觉醒来,我发现自己睡在柔软的大床上,而伴在我身边的是百合和雪燕。我想坐起来时全身都感到疼痛,才惊觉自己被绷带包得像具木乃伊。她们小心奕奕扶起我,百合蓝绿色的美丽瞳孔闪起水光,哭着说:「呜...百合真是吓死了,万一主人有什幺不测,这个故事也就完了,姊妹们通通都要失业......现在经济又不好...呜...」咦?我一定是脑震荡了,怎幺完全听不明白百合说啥?「别哭了,我昏迷了多久?」雪燕说:「主人已经昏迷了两日两夜,那晚我们一班姊妹真是吓坏呢。」百合说:「那晚的情况真是诡异到了极点,比赛结束后森林有多个地方起火,林内的所有生物都在沉睡,有些龙兽是在睡觉当中被活生生烧死的。」雪燕倒抽一口寒气,续道:「参赛者有超过一半人失蹤,只找到一只又一只的断脚,然后主人被抬出来时...露云芙小姐当场晕倒...」百合又说:「幸存者多多少少也受伤,黎斯龙皇子受伤最重,半边身体严重灼伤,现在仍然昏迷。索瓦德皇子、静水月小姐、尤烈特先生受了轻伤,被发现时全都睡在地上,在昨天晚上他们才醒过来。」嗯,还好只是昏迷两日。今次可真是捡回一条命,要不是把人鱼波波当成召唤目标,我铁定会死在天美手上。哈,恐怕那臭婆娘发梦也想不到,我的底牌会是一条人鱼。人鱼是海妖精族,她们空有一身强大魔力,但一般都不会使用魔法,她们的魔力只有融合歌声才能展现出来,而波波就是同族中魔力特强的一个。虽然那条大刺身没有任何攻击力,但她唱出来的『摇篮曲』包含强大魔法力量,足以把大半个睡仙森林催眠停顿,当然也包括了天美和我自己在内。天美是武罗斯特帝国最强横的战士兼魔导士,即使我召唤任何高手也阻不了她,以硬碰硬最为不智。波波正是我面对天美时,唯一可以保命的活路,亦是最佳的选择。忽然想起了一件事,我望向雪燕,她垂低头说:「那天晚上...在终点也睡倒了一个人,他就是握着黄金旌旗的亚沙度...」噢,不!!!!!            第五章 四方通讯在皇城住了三日,我的康复比预期的慢上许多,期间还出现便秘徵状,这其中是有原因的。由招亲大赛结束起亚沙度就似鬼上身一样,他一日最少来探病七次,而我就惨过给厉鬼缠身,最要命是他无时无刻都挂着一个超夸张的笑容,就连我去如厕他也要扶我去。这条贱精无非想炫耀一番,到最后我是忍无可忍,决定搬离拉德尔家的公馆,去安菲的公馆暂住。去安菲那 暂时,一方面是想避开恶鬼亚沙度,另一方面是我多少担心伊诺夫的警告。我现在入住伊美露家的公馆,变相是公开了我跟安菲的亲密关係。「有多久没跟妳普普通通地做爱呢?嗯...安菲,妳有没有想过结婚的问题?」睡在安菲香闺内,我躺在她那张金堆石砌的大床上,抱着她雪白丰满的香躯问道。回想起来,平常安菲都是以奴隶的身份,到我的地下室接受调教和淫虐的,我们之间几乎是一面倒的变态性爱,进入安菲的闺房,普普通通地做爱还是第一次。她的睡房跟我在北方官邸的睡房一样大,一颗一颗浅紫色的葡萄从横樑上吊下来。淫魔一族以紫色为标记,她们本身也甚为喜欢紫色。安菲没有面向我,她深思了一番,说:「请问主人,您是以什幺身份问这个问题?」我想了一想,反问道:「有分别吗?」安菲掠过歉意,以尖幼的手指撩起奴隶环上的小牌,说:「菲奴必须服从主人的意向,这点永远不会改变。可是...」我笑着抚摸她的秀髮,手指头慢慢游到她的胸上,为她回答道:「安菲.伊美露不能嫁给任何人,最少现在不可以,因为她需要闺女的身份去办事。」安菲幽怨地望我一眼,在她这个眼神下我还能够说什幺?她的玉腿勾着我的脚,小脚趾扫着我脚背,还伸手到我跨下握着我的大鸡巴,十分温柔地套弄着,女孩子温暖柔软的手实在舒服透,她说:「亚沙度赢得比赛,主人眼巴巴看着他夺去十万黑龙军团?」提起亚沙度我几乎就要不举,我微微一笑,心中掠过很多很多的计策,却没有打算让安菲知道,只说:「我对黑龙军兴趣不太。」我跟安菲交往多年,她也晓得我不会告诉她所有秘密,她是个十分聪明的女人,不但没有再追问,反而用嘴巴含着我的乳头吸吮,还用指甲在我的龟头上打圈,害我舒服得呻吟起来。正当我享受她的服务时,忽然想起一件事,问道:「对了...嗯...菲...妳跟亚沙度有...交情吗?」安菲不解的抬起头,淡紫色的大眼珠凝望着我,嘴巴却没有离开我乳头,她轻轻摇头表示没有。安菲的反应合情合理,她学生时代是万人迷,莫说是男学生,就连男教师也有多个曾暗恋她,她本人当然不可能逐只逐只苍蝇去记住,更不可能发现亚沙度曾暗恋自己。显然安菲一点也没有将亚沙度放在心上,她伏在我腿间,捧起双乳夹着我的大肉肠磨擦,以恭敬的语气问:「请问主人,要射在菲奴哪 呢?」我笑道:「小贱人,妳有什幺好介绍?」安菲从喉咙发出淫声,淫笑道:「如果主人不嫌弃,请试试菲奴的贱嘴巴,菲奴会努力让主人舒服的。」「哈哈哈哈...好,我就在妳的贱口 尿一下,别让我失望。」「谢谢主人。」安菲用她的大奶夹紧我的阳具,嘴巴却含着龟头用力地吸,电流流遍神经,我一挺腰就在安菲的小嘴内射精。安菲真的很用心地吸住,连一滴也没有漏出来,直至我完全平复下来后,她才跪到我身旁张开嘴巴让我检查她口腔内的精液。由我亲手调教的绝色淫奴,最使我引以为荣,我在她的乳头上用力扭了两把,说:「做得很好,这就当作奖励吧,吞下去。」终于还是这个调子适合安菲,她『咕噜』的全都吞进肚 去,她脸色转红,跪伏说:「多谢主人赏赐。」这几日的皇城真是热闹透顶,皇室已经颁报消息,亚沙度正式被册封为亲王,更获得帝东一个小郡为食邑,他跟萼灵公主的婚礼将会在五日后举行。我派出多名人员在皇城打探情报,更得悉凡迪亚和伊诺夫两位皇子,都在暗暗巴结亚沙度,还有其他的贵族都对这个蠢蛋趋之若鹜。我手下的麦氏三兄弟老幺,掌握我方情报网络的莫耶.麦士,与及亚里雅和雅男都在内房,正为我带来最新的情报。莫耶整理一下眼镜,说:「可能是因为萼灵公主觅得夫婿,最近威利六世陛下的精神状态相当良好,传闻说陛下还亲自带着亚沙度大人,到皇家御用的猎兽场狩猎。」亚里雅问道:「赫鲁斯一方有什幺动作?」莫耶说:「南方的大军没有任何异样,可是尤烈特昨晨率领了一群少年将领,急急返回南方的豪城,只剩下赫鲁斯和几名南方领主参加公主的婚礼,天美始终没有公开出现。」说起天美,我回想起死过翻生的惨况,淡然说:「我跟赫鲁斯的睇法一样了,威利六世迴光返照,恐怕他摆不到半年。雅男,妳为我飞返北方传令给隡马龙奇、艾华和利比度,在未来三个月 整顿边垂的所有驻军,我需要一支随时能够南下的精锐。」雅男道:「我会在今晚趁夜回去。」「阿里雅,我们已经没有太多时间,妳有没有办法在三个月内收服茜薇?」「请主人放心,阿里雅可以在八十日内解决茜薇的忠诚问题。」一时之间百感交杂,自从威利六世登基,武罗斯特虽然有好几次军事行动,但每次都瞬间平息。可是若果威利六世处理不好两名皇子的问题,引发的将会是巨大内乱,当中不但牵涉皇室各派系,以天美和赫鲁斯为首的南方势力也不会袖手旁观。而我更有预感,我家老头子等待的正是快将来临的时刻,他忍受被夺所爱的痛苦达二十多年,一直按兵不动保存实力,包括了我在内,谁也不晓得他会有什幺惊天动地的举动。莫耶说:「随了皇室方面,兽人族和暗妖精族皆派出使节跟我们示好,同时暗示会在任何情况下支持北方联盟。」我们跟兽人族已建立起利益关係,兽人皇自然大力支持北方,但暗妖精族突然向我们示好,箇中的原因只有一个,就是爱珊娜公主。帝国酝酿大变动,有反应的不独是南北双方,迪矣里亦正在蠢蠢欲动,爱珊娜的野心已让暗妖精族产生忧虑,才会导至他们多番跟帝国各势力接洽。阿里雅道:「现今情况异常混乱,我们应否赶回北方?」「不,我还有几件事情要办。莫耶,我叫你找的情报有了吗?」莫耶说:「很抱歉,大人,海盗王像蒸发了一样,一点情报也没有。至于垂死老头先生的行蹤则太过飘忽,我们的情报网也找不出他。」我点点头表示十分理解,要找垂死老头这种异类生物,用正常的手法是行不通的,始终要我自己亲身出马才行,微笑道:「不用介意,你给我将海盗王锁定为其中一个注意目标,我对他的动向始终很在意。」月黑风高的晚上,在帝国皇城的西北边近郊,一个接近边境的小小孤儿院外的荒山,我拿着照明的火把走了两遍。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,终于发现一件猥亵物体潜伏在山边的草丛之内,乍看还以为是受辐射感染的田蛙。这具物体全身墨绿色军服,面上涂满了迷彩,身上插了几条树枝,拿着一个单镜夜观望远镜,方向对着远处孤儿院的浴室。他的嘴角正流出不知名液体,在他爬行过的地方,两腿中间留下了一条深刻的拖痕......伏到他身旁,望望那个浴室,问道:「正点吗?」垂死老头抹一抹口水,道:「皮肤白白,手脚圆圆,正!」即使动员我手上的所有情报员,都不可能找到垂死老头的蹤迹,因为他的生存方式跟正常人类是全完不同的。就正如苔藓必须依附在树木皮层,足节虫生长在猪的肛门内,垂死老头也必须活在有萝莉的地方,在生物学上称之为偏利并生。话时话,涂了迷彩来偷窥,恐怕帝国 没多少个这幺专业的偷窥狂。「喂,老头,我有事情要找你啊。」「有事启奏,无事退朝。」「.........」「.........」「我想问你,有没有听过萝莉的阴毛?」垂死老头从裤中抽出一个小木盒丢在我面前,说:「拿去。」咦?咁简单?「这...这就是...萝莉真的有阴毛?」垂死老头一反眼,发出嘲笑的笑声,道:「少见多怪!现代的女孩八岁长胸,九岁来月经,十岁已经试禁果了,十一岁就亭亭玉立的跟成年女人没两样,萝莉有阴毛有啥稀奇?」厉害,不愧萝莉学博士...而且居然随身携带这样东西,真是不到你不服。「我还想多问你一件事情,你知道『天狼魔族卷袖』是什幺东西吗?」垂死老头又再次拼老命地偷窥,另一边厢却淡淡然说:「那是一套精密的增幅魔法,能够瞬间提昇魔法力量达数十倍,相对来说要付出很大代价,曾使用『天狼魔族卷袖』的魔法师会长年沉睡。」心中一动,我忍不住问道:「那幺...『魔女皇』隡帝蒙是否曾经用过此魔法?」垂死老头微微愕然,说:「啊,你怎幺会知道?那是几千年前的事了,哈哈哈哈.....当年将『天狼魔族卷袖』卖给隡帝蒙的正是我啦,我现在的『萝莉小屋』牌面就是她御笔亲赐的啊。」哇,这只老怪物到底几岁啊!「那幺你知道那张魔法卷的下落吗?」「嗯......最后一次听闻是三百年前,是被当时最出名的『幻影神盗』杰克逊从某个古墓盗走。哼!提起那个死贼仔我就火大了,他还偷了我一本异常珍贵的鹹湿小说耶!」我拍拍垂死老头肩膀当安慰。『幻影神盗』杰克逊是帝国有史以来最神秘,也是最闻名的『神偷』,此人专爱劫富济贫,他的名声比起『大剑圣』或『魔导士』都来得更要声亮。听闻此人在三十六岁时突然失蹤,盗贼公会更有关于他的传言,说杰克逊在海外有一个藏宝地云云。垂死老头露出缅怀的神情,说:「说起隡蒂蒙,沙加皇朝真是一个美妙的皇朝,性风气开放,卖春店林立,通街都是不穿衣服的女奴,我还试过日光日白,带着光脱脱的美女犬在首都大街遛狗呢,真是怀念得很啊!」光天化日带美女犬行街??悔恨啊!!早知道就应该答应帮侏叶复国了!!